相关文章

广东惠州市教育局被法院予以告诫

  法制网记者 游春亮

  深圳一投资者马永梅在广东省惠州市以48万元向惠州市太古恒隆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太古公司)收购了一家制衣学校,并向惠州市教育局申请获得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当马永梅向惠州市社会组织管理局办理《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时,却被告知制衣学校原来的法定代表人另有其人,故无法办理变更手续。马永梅遂将惠州市教育局诉至法庭。

  经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惠州市教育局作出核发办学许可这一行政行为时存在违法之处,但并未存在重大或明显的违法情形。马永梅不服,于近日向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

  出资48万办制衣学校

  2012年2月,马永梅与太古公司签订《办学资质法人(或校长)变更、名称变更与场地使用协议书》,约定太古公司以48万元的价格将其名下的惠州市职业技术学校转让给马永梅。后太古公司又与马永梅、深圳市福茂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福茂公司)于2013年3月签订《协议书》,约定同意追加福茂公司和马永梅同为收购人。

  根据马永梅和福茂公司与太古公司签订的协议约定,转让款先付20万元,太古公司负责在惠州市教育局办理变更学校法定代表人到马永梅名下,并更名为惠州市立阳职业技术学校,待办学许可证、组织机构代码证、民办非企业法人登记证书等证照办理齐全后支付剩余转让费28万元。

  2013年3月,惠州市教育局向马永梅和福茂公司核发了办学许可证,作出《关于同意惠州市制衣职业技术学校变更为惠州市立阳职业技术学校的批复》,举办者由太古公司的老板刘桂声变更为福茂公司和马永梅,法人代表由刘桂声变更为马永梅,并告知马永梅需到惠州市社会组织管理局办理民办非企业法人单位变更申请。

  办学不成反被索赔百余万

  然而,当马永梅和福茂公司向惠州市社会组织管理局提交了制衣学校民办非企业单位变更申请后,却被该局告知无法办理立阳学校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

  根据惠州市社会组织管理局于2013年7月向惠州市教育局发出的《关于惠州市制衣职业技术学校变更有关问题的函》称,我局目前只认定惠州制衣职业技术学校法定代表人为梁秉誉。贵局惠市教【2013】55号文件将该校法定代表人刘桂声变更为马永梅的变更事项,我局无法办理相关变更手续。

  无法办理民办非企业单位变更登记,意味着无法登记成法定主体,不能刻公章、开立银行账户等,更不能正常招生以及合法办学。为此,福茂公司和马永梅便发函告知太古公司,不能解决民办非企业单位变更登记前停止支付剩余款项。太古公司不同意,并向惠州市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要求福茂公司和马永梅支付剩余款项并承担违约责任。

  2014年7月,惠州市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福茂公司和马永梅向太古公司支付转让款、滞纳金、违约金、仲裁费等合计121万余元。

  未严格依法行政被告诫

  福茂公司和马永梅均认为,惠州市教育局未查明制衣学校法定代表人不是刘桂声的情况下便核发了办学许可证,存在重大行政违法行为,故将惠州市教育局诉至法院,太古公司被列为第三人参与诉讼,请求惠城区法院确认惠州市教育局作出的《关于同意惠州市制衣职业技术学校变更为惠州市立阳职业技术学校的批复》和办学许可证因重大明显违法而无效,并判令太古公司向两原告赔偿因其无效行政行为遭受的直接经济损失合计239万余元。

  惠州市教育局辩称,其接收的是太古公司作为举办者提出的变更申请,刘桂声作为太古公司法定代表人无论是否在申请书上签名都不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被告对太古公司及学校提交的变更申请文件,经审查符合相关规定,准予变更,并没有违法法律法规。

  太古公司则表示,太古公司依法取得了办学许可证,许可证的法定代表人也载明是刘桂声,所以其与原告对学校的变更,是符合教育局的变更规定的。原告起诉教育局,与其没有任何关联。

  惠城区法院已查明,涉案制衣学校成立于2000年12月,原举办者为梁秉誉,梁秉誉将该学校转让给恒隆公司,恒隆公司又将该学校转让给马永梅,但梁秉誉与恒隆公司并未办理《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的变更,制衣学校的法定代表人仍为梁秉誉。

  2月1日,惠城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了两原告的诉讼请求。但惠城区法院在判决书中指出,虽被告在作出上述行政行为时程序上存在违法之处,但并非存在重大且明显的违法情形。被告在实施行政许可行为过程中未严格按照法律的规定予以办理,应予以告诫。

  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法制网深圳3月2日电